▼△

団団儿~

逃避对象,躲进自己以往的经验里。用固执的思维方式徘徊着填补着拯救着自己所谓的艺术。想好好观察一下身边,想好好学习下世间的颜色。想说自己不必太过害怕的不敢下笔。
观展时我知道我是追求着美的毋庸置疑。那种刀法,那种韵味净收眼底。
但是我这种人啊,无法取胜内在的自己去付出行动。一直到现在都无所事事的活着而已仿佛活着也是为了懊悔我为何这般的无能。每一步都在蹉跎着行动我不知道这一步走下去对未来的意义,就连去工作室也只是拖着内心空荡的自己去。木板从暑假开始就闲置得快发霉了吧,还记得上学期末老师积极的把木板塞了很多给我,微笑着说着这么多够暑假刻了吧。我信誓旦旦的点头。 说起来好笑的是,这些木板本来也是院选课时其他专业的同学买过来发誓要做出好作品的木板,但却被闲置在了工作室。我跟那群人有什么差别呢。

我想认认真真的坐下来,拿着我心爱的刀一点点的刻出让自己心服口服的作品,削去我的惰性,杂念,削去我的观念,朋友,亲人。我想要足够的耐性和不断研究的热情。

可是,这些我都没有做到我拿什么跟别人谈艺术,谈想法,脑子完全是空白却还要假装清高。我没指望说服自己而是采取满不在乎的态度度过一天又一天。写在这里也不是想劝我自己动手,说现在开始也为时不晚这种安慰的鬼话。答案都在心中了,但我想摆脱自己惯性逃避的记忆,想要投入其中。
微博上关注了个同校的师兄,貌似是做工艺品这一类的,刻了很多设计款木笔我就十分羡慕那种匠气。说起匠气不得不提《天上之弦》这部作品给了我相当多创作上的理念呢

好困。


   
© ▼△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4)
热度(3)